2021 年巴菲特股东大会:减仓苹果或是错误,SPAC 市场不会永远狂热财经

2021-05-10

5 月 2 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 2021 年度股东大会在线上举办。股神巴菲特与他的“黄金搭档”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以及两位高管就美国经济形势与政策、伯克希尔投资策略、公司去年为何减持苹果股票、如何看待航空股、气候投资和碳减排、SPAC、比特币等热点问题。

巴菲特提到,短期内不想购买航空股,尽管整体经济复苏比想象的快,航空业特别是国际旅行不会完全回来。

对于减持苹果股票,巴菲特承认“我们去年卖了股票是错误的。”他还高度赞赏了库克,表示“库克是我们见过最棒的公司管理人,产品广受欢迎且利润率高”,在回购自家股票后,伯克希尔股东持有的苹果比例不降反增。

另外,在投资方面巴菲特也给出了建议,他表示 30 年后市值最大企业名单可能面目全非,如果你喜欢挑选个股来投资,很难确保能挑到很多年后还存活的公司,所以最好的方式是投资指数基金。

对于气候变化和碳排放等问题,伯克希尔副董事长阿贝尔称,伯克希尔 2030 年达到减排目标,2050 年前关闭所有火电厂。

对于当下狂热的 SPAC 热潮,巴菲特认为 SPAC 有投机属性,如果利用别人的钱来赌博,自然表现好于伯克希尔,芒格则表示,我不喜欢职业投资者骗人投资割韭菜。

在提到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时,巴菲特拒绝回答相关问题,并表示不想让做多比特币的人感到悲伤。芒格则表示:“我认为(加密货币)该死的整体发展趋势令人作呕,而且违背了文明利益。”

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还对通胀问题发表了观点,他提到通胀已显著上涨,工资却没跟上;例如房产建筑业的钢铁和木材等原材料一直在涨价,供应链完全被扭曲,现在通胀比人们预期要高得多,未来会接着涨。

业绩更上一层楼,运营利润值得关注

大会开始前,伯克希尔公布了一季度财报,称今年第一季度恢复盈利,实现净利润 117.1 亿美元,相比之下,由于新冠疫情,该公司在 2020 年一季度亏损近 500 亿美元。一季度实现营收 646 亿美元,去年同期 612.65 亿美元,同比上涨 5.44%。

巴菲特提到,去年一季度,伯克希尔亏损超过了 500 亿的美金,而今年看到了正向的数字,我觉得这些数字是很有意义的。我们几年前有了会计准则的调整,现在显示的是净收益。几年前这个规则变了,所以每一次股票不管上升还是下降的时候,都会通过我们的收益账户来进行调整,所以去年我们第一季度整个股票大跌,我们有一个非常大的未实现的亏损。

今年我们真的更上一层楼了,比如说今年数字 30 亿,明年又亏损 20 亿,我觉得我们不要简简单单这样去说,一定要解释其中的原因,非常小心地去解释。一段时间以来,长期以来都能看到我们的资本利得,我们可以获得留存收益。因为保存一些股票,获得一些留存收益。而且这部分留存收益,通常来说对我们公司是有利的这也是资本利得的一部分。

读伯克希尔财报时不要单独看最后一行(净利润),要看运营利润那一行,因为对于我们这样的公司会有很多账面上的投资波动。我们有非常多的普通股的投资,我们都应该看一看这部分的股票,也要看经营收入、经营获益。

经济衰退后迎来重生

去年 3 月份,整个经济一下子停滞了,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衰退期,直接经济掉下了悬崖。

今年我们重生了。美联储的政策起到了推动的作用,而且国会出台的一系列货币政策,也是利好的。

现在我们的企业在不同的经济领域都获得了复苏,当然还是会有一些存在的问题,特别是在某一些行业上,比如说国际旅行等等相关行业。

疫情期间,为何抛售航空股?

巴菲特曾提到别人贪婪的时候你不能贪婪,别人不贪婪的时候你要贪婪。当疫情开始时,伯克希尔抛售了航空股丢掉了。在被问及伯克希尔在这方面的决策,以及政府投资金融市场时,巴菲特表示,现在货币和财政政策慢慢地复苏,我们在等待他们开始发力。我们那个时候没有卖太多,我们总共拥有的公司总额达到了 7000 亿,我们可能只卖出了其中 1% 的部分。

我觉得航空业现在有了很大的复苏,但是还是不想把这个股票给买回来。因为现在很多人想国际旅行,但是去不了。而且这种出行都是从个人角度去看的。商务旅行,很长时间内可能都回不来。你看我们有美国运通 19% 的股份,还有精密机件很多的股份,我们在这方面有很大的投资,他们都是跟航空业、旅行息息相关的。

公司现金占比 15%,并会慢慢降低

对于为何没有把手上的现金进行更大的收购的提问,巴菲特回答称,公司手上的现金大概是公司估值的 15% 左右,这个占比还是比较健康的,但是之后的数字会慢慢降低。因为对于伯克希尔来说,我们没有办法一下子就部署几百亿的资金去做大的收购。

而且现在美联储又出来了新的法案。这两到三天的过程当中,我们知道什么都没有办法发生。我觉得鲍威尔做的这一点,特别是美联储做的措施都是非常快速的,而且非常有决断,这是去年 4 月 23 号做的决定,一下改变了经济现状,经济一下子停滞了,政府的债券也有很大的帮助。当时伯克希尔没办法去做所谓的债务的提供,我们都知道这个在市场上引起的波动非常大。

这一次的措施,也是显示了对市场的调节作用,我们当时也没有办法卖掉债券,因为所有都被停止了。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很大的问题,公司在不断地亏损,有很多公司在关闭,真是非常戏剧化的时期。我记得美联储主席那个时候说,能不能在财政政策方面帮一些?因为 2008 年、2009 年的时候说,我当时不想把钱拿给“肮脏的银行”,去年的情况,我们真的找不到人去责怪,因为政策是不得不做出的决定。

我觉得国会、美联储确实是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上做出了迅速回应,整体来说这个工作做的还是比较棒的,也对现在的经济做出了一些贡献。我们现在经济的水平是高速在复苏,当然也确实出现了一些通货膨胀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财政政策起的作用政策很大,2008 年、2009 年,跟那个时候比去的话是没办法去比的。

伯克希尔不希望依赖银行,也没有办法向美联储求助。

长期投资者应该长期持有股票,还是实现投资组合的多元化?

查理・芒格回答:“你持我们的股票是比较好,我建议是这样,你就持我们的股吧,我们的业务是比别人做的好的,这是肯定的。”

现在的市场价值是不公平、不真实的吗?

巴菲特表示,上下起伏不见得是不真实的,我对伯克希尔的持股绝对是很安心的,我现在建议也许你可以持标普 500,长期来讲很多人也是持标普 500,但是不见得一定持伯克希尔的股票。不是建议你一定买我们的股票,我有时候还建议不要买我们的股票。现在关于我们公司的情况已经公诸于世了,当然 90% 的情况,如果说你会买美国公债,或者买标普 500 的话也许觉得比较安心,我也不建议你这么做的。

但是现在伯克希尔的状况,对伯克希尔公司我自己是非常钟爱的。不见得一般普通的人会选择自己的股票选择这么对。但是我们的公司里面,我跟芒格先生在 50 年前就已经进行合作了,我们也有一群非常特别而且特殊的股东们,以及我们的群体。你不用再加任何的考虑,而且在十年、二十年之内可以毫不费力可以持有这样股份的话,其实是蛮安全的。我想标普 500 跟我们比较,我还是喜欢伯克希尔公司股票的。如果你毫不知情、不懂得股票的话,而且没有任何对伯克希尔感觉的话,那你就买标普 500 好了。

“我丝毫没有因为持有雪佛龙而感到内疚”

一位股东向巴菲特询问了伯克希尔投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决定,并问道“我们有没有可能在清洁能源解决方案的变革步伐方面创建了属于我们自己的不切实际的共识”。

巴菲特为伯克希尔对石油行业及其该行业的巨头雪佛龙的投资进行了辩护。他预计,即使世界正在转向更多的可再生能源,雪佛龙仍将在未来造福社会。我想说的是,站在两边的两种极端的人,都有点疯狂。我讨厌看到所有的碳氢化合物在三年内都被禁止。你不会想要看到这样的世界,它是行不通的。另一方面,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将会适应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就像我们已经适应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一样。”

巴菲特总结道:“雪佛龙至少不是一家邪恶的公司,至少我丝毫没有因为拥有雪佛龙而感到内疚。如果我们拥有整家雪佛龙,我也不会因为拥有这样一家企业而感到不安。”

2030 年达到减排目标,2050 年前关闭所有火电厂

对于气候变化和碳排放等问题,芒格称,我们不知道全球变暖的具体答案。巴菲特也表示,没有办法在报告当中提出很多未知的东西。

曾经担任伯克希尔能源业务主管的现任副董事长阿贝尔表示,美国新总统上任之后谈到了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现在的政府也提出排放目标是在 2030 年减排 50% 到 52%,伯克希尔的能源会在 2030 年完完全全达到《巴黎协定》的减排承诺。“变化之后的每一年,我们都有一些新的计划和策略出台,看一下我们在伯克希尔能源上的每一个部分怎么跟监管机构的教导,怎么样去变革现有的能源架构,这个能源架构都是围绕着去碳化去开展的。并且在不同的州、不同的客户纳入所有的利益攸关方一起讨论,并且为伯克希尔股东做出交代。”

他还表示,我们提前完成了 28% 的减排目标,公司可以在 2030 年达到巴黎气候协议的要求。2020 年已经关闭 16 座火电厂,到 2030 年还会关 16 座,2031 年到 2049 年,剩下的 14 座火电厂会相继关闭。

据称,伯克希尔计划把 150 亿的资金投入到可再生能源领域,总额大概 300 亿的投入,目前已经大大超过了这个承诺额,因此阿贝尔表示其对于去碳化的承诺是非常清晰的,是把目标量化,然后去可衡量。

抛售银行股,调整投资组合,仍对银行业抱有信心

巴菲特解释说,伯克希尔哈撒韦去年抛售了许多银行股,此举并不是因为对银行业缺乏信心,而更多的是该公司决定重新平衡其投资组合,避免过于严重地向一个领域倾斜。

我总体上看好银行股,只是与可能的风险相比,那时候我不喜欢银行股(在投资组合中)的比例。当时我们持有美国银行超过 10% 的股份,那真的是令人讨厌的事情,而且对银行来说比对我们来说更是如此。

截至 2020 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 1,032,952,006 股的美国银行(NYSE:BAC)股票,仅在第三季度就增持了 8,510 万股,从而该公司 11.9% 的美国银行股权。另外,伯克希尔哈撒韦将富国银行(NYSE:WFC)的持股从 2019 年底的 3.457 亿股缩减到了 020 年底的 5240 万股,并完全退出了对摩根大通(NYSE:JPM)和 M&T 银行(NYSE:MTB)的持股。

在美国,现在的银行业比 10 或 15 年前要好得多了。世界各地的银行业务可能会让我感到担忧,但我们的银行的状况比 10 年前或 15 年前好得多了。

去年卖出苹果股票可能是个错误

巴菲特表示,我们现在对苹果的持股大概 5.3%,第一季度又上升了,因为我们回购了一些自己的股票,帮助到了我们的股东,帮助到了他们间接对于苹果的持股权。而且苹果也宣布了回购项目。我们对于苹果的角度,现在 5.3% 的持股率,这是很大的市场安全的程度。而且这对于我们的市值来说,远远超过了其他的持股方。

苹果的品牌还有产品,真的是非常接触的产品,而且利润率非常高。手机在现在所有年轻人的生活中已经是必不可少的部分,跟我们这一代完全不一样。对我们来说,手机就是打电话的工具,手机对很多人来说是完全必不可少的必备品。而且一辆车 35000 美金,我觉得对很多人来说是宁愿把车放弃也不愿意放弃自己苹果手机的,就是这样。

如果你真的要在未来五年做这样选择的话,更多愿意拥有手机,而不是车。去年确实卖出了一些苹果股票,但是股东的持有率没有降低,因为我们进行了股票回购。

巴菲特承认“我们去年卖了股票是错误的。”

巴菲特还表示苹果的业务是非常出色的,但是我想强调一点。苹果 CEO 库克真的是我们所目睹的所有行业 CEO 里面最棒的一位管理人。他把苹果管理的井井有条,他可能在创意上做不到乔布斯的那一步,但是我也觉得乔布斯在管理方面可能没有像库克这么出色,尤其是这么多年来成功地管理。

SPAC 投资热潮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巴菲特还对渐呈白热化的 SPAC 市场发表了看法,他说,这种狂热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它会让交易环境更具竞争性。

“据我所知,SPAC 通常需要在两年内花完他们的钱。如果你用枪指着我的头,要我两年后再买一家公司,我只能买一家。总是有来自私人股本基金的压力。”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为了筹集资金与私人公司合并,在此过程中,私人公司通常在两年内上市。据 SPAC Research 的数据,目前有超过 500 笔金额超过 1,380 亿美元的空白支票交易在寻找目标公司。

巴菲特说:“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但现在钱在哪里,华尔街就去哪里。SPAC 热潮已经延续了一段时间。”

有很多的赌徒们愿意这样做。短交易人数字的增加,也就是所谓的赌徒。当你进行赌博的时候,他们觉得是像买彩票一样的。他们口袋里有很多现金,而且开始了进行行动,有的时候也会得到很好的结果。然后他们买了这些股票,觉得非常有趣之后又赚钱了。这些赌徒在全世界都有的,而且他们的赌性非常强。在不同的一些情况之下,也会领导到我们在进行投资的市场当中。

但是如果没有人跟你讲这样子的一些情况是不太好的话,你可能也不会发觉。但是当竞争开始发生的时候,而且这些竞争是指向某些人的钱包、荷包里面钱的时候,这些所谓的大头们,就是想赚其他人口袋里的钱。这就是不同的游戏方式了。

查理・芒格表示认可:这用费用驱动的,而不是真正进行了良好地投资。这中间有一些费用相应的发展,所以才会发生活动。所以在某种层面之下,这种容易赚的钱,比如说 SPAC 或其他的公司,或者得到更多的相应的费用,所以这中间会造成更多的问题,特别是对人类文明的市场当中,所以并没有更好的信用进行投资。

为回购辩护:这是非常道德的行为,将有利于现有股东

查理・芒格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创纪录的股票回购水平进行了辩护,称该计划有利于现有股东。在第一季度,该公司回购了 66 亿美元的伯克希尔股票,此前该公司在 2020 年回购了创纪录的 247 亿美元。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回购,伯克希尔的 B 股在 2021 年上涨了 18% 以上,达到了历史新高。

巴菲特表示,股票的回购是这样一种方式,把现金配置到想要现金的手里。我们在一个财富打造的行业,所以当我足够富的时候宁愿把一些钱拿出来。就只有两种方式去致富,可以继续拿到股息的支付,或者重新回购股票,当然价格要合适。

他补充道:“我觉得有时候很难去相信大家对于回购方面的一种反对意见,觉得从合作伙伴进行回购是不道德的行为,我们就是一种资本的支配手段。有人想留下可以留下,有人想走可以走。大部分伯克希尔的股东都是这样,我们作为一个公司,就是在 50 年的时间内把股票估值打造上去。很多个人投资者,觉得伯克希尔股票觉得是一生可以持有的。当然有时候需求会改变,但是想要去保存这些股票的人,他们仍然会存下去。”

芒格则表示,如果你只是为了涨得更高而回购股票,那是非常不道德的。但如果你回购股票是因为这是一件符合现有股东利益的公平事情,那么这是一种高度道德的行为,而批评它的人都是疯子。”

通货膨胀正在变得非常严重

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哈撒韦在新冠肺炎疫情危机的复苏期间看到了物价压力上升的迹象,证实了许多市场人士对通胀压力增加的担忧。

“我们看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我们在提价,别人也在对我们提价。而且,提价正在被人接受。”巴菲特说道。“我们做了很多住房,而成本总在涨、涨、涨。钢材成本每天都在上涨… 经济变得非常火热,而我们没有料到会这样。”

企业税提升不是世界末日

对于企业税上升对伯克希尔的影响的提问,芒格表示,那不是世界末日,公司已经很好的适应,并且会继续去适应。如果他们提高企业税,相当于联邦政府拿到更多的钱,我们这边有 A 股和 B 股,美国政府拿到的是我们的 A 股,他们可以拿到我们资产利得的一部分,但是不约有任何的资产,也不会有投票权。

巴菲特也表示,如果联邦政府想要收更高的税务,像他出生的时候达到 52% 的企业税,如果这是一个公共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推动其他方式来获得收益,比如留存收益,不管税是多是少,他们都有伯克希尔非常特别的一个股权。

巴菲特认为,与税收多少相比,他更愿意关注政府把税收拿去做什么,联邦政府征税相当于拥有了伯克希尔部分的股份,政府到底能够把这部分资产以多少钱售出去才是需要关注的。

另外,芒格也在股东会上表示,不会因为省税而搬离加州,当然,各州的高税收把富人赶走,也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疫情保险的趋势如何?

阿吉特・吉恩表示,在我们今天的最后一个季度之后,我们已经考虑到其他的一些情况了。因为今天疫情的发生得到的一些结果,这中间汽车肇事率而变低了。但是我们在整个保险的情况之下,到目前为止大概是 16 亿左右的情况。但是我们讲到整个行业之中整体上来讲,我刚刚已经讲了 16 亿的数字。现在大概只有 300 亿的可能性,就是原来的情况。

但是我想一般情况下可能会有 1000 亿,所以大概 70%、75% 的损失,必须要通过所有的财务报表上来进行整合。我们刚刚讲到 1.6 的情况,可能会更高。

沃伦・巴菲特提到,讲到理赔率,我们并不是最高的一个公司,我们写的保单可能投保整个的数字都比较低,比如讲到人寿保险或者年金保险上,都不是那么大的比率。年金保险并不是有些人去世了,就会有更多的改变,当然有些东西是浪费的。人类发生巨变的状况,可能就是保险组重要的初衷。

讲到保险的行业,现在账面上已经有 1000 亿的损失了,但是有很多的责任和义务。我们的目标就是希望替您承受这样子的义务,发生了某些承受之后能够替你抵挡。但是我们刚刚讲了 15 亿的情况,我们必须要能够分配得更好,达到平衡。

加密货币令人作呕

沃伦・巴菲特拒绝回答回答和比特币有关的问题。他表示,自己不想让做多比特币的人感到悲伤。

查理・芒格表示,这些了解我的人,现在在我面前使劲摇小红旗,叫我不回答。当然我还是很恨比特币的成功,我比较憎恨它的成功。我不喜欢这种虚拟的货币来绑架现有的货币系统,把数十亿的钱投到这个领域。就好像一个无用的凭空生出来的金融产品就要去敛财,我是不满意这一点的。实际地来讲,我觉得这样的一个发展是跟我们的文明利益是相背的。

芒格说:“我认为(加密货币)该死的整体发展趋势令人作呕,而且违背了文明利益。”

是否愿为马斯克的火星殖民计划开保单?

在被问及是否愿意为 SpaceX 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提出的火星殖民计划开出一份保单时,负责伯克希尔哈撒韦保险业务的贾恩表示:“不,谢了,还是算了吧。”

“我想说,这取决于保费有多少。”巴菲特则表示。“而且我会说,埃隆本人上或不上飞船,很可能会让我给出的费率略有不同。如果有人要求对某样东西投保,那就不一样了。”

是否会受到反垄断议案影响?

巴菲特表示,现在并没有具体的一些情况,但是我们的董事会对于这一项提出来的议案是非常清楚的,伯克希尔为什么会这么做?或者如何配置资本?我们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我们知道税务改变或反托拉斯的改变都会影响到很多公司,但是可以花几个钟头讨论这个事项都可能不够。但是 22.3% 风险上的改变,跟我们在进行更多的,一年可能上几亿的结果,要花这么多的时间来讲,目前可能出台的法案并不是现在正在考虑的一个想法。公司的一些文化,或者哪个公司里有不对的或者不好的 CEO,你选择了一些不好的 CEO 的话,在很多董事会上会发生巨大变化。有的时候就把 CEO 裁了,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这也不一定。当这个事情发生了,如果一年花大概几十亿做这个情况,或者增加花费。如果这个人是非常好的,已经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了,我们不会花太多时间根据这个人情况进行评估。

伯克希尔是否太大、太复杂了?

沃伦・巴菲特:我们一直在找机会做很大的投资、很大的收购,我们下面的子公司也有很棒的公司,最近这个经理人刚刚过世,但是他成绩很好,他 15 年前把这个公司卖给我,而且一直在这个公司持续经营,所以这个公司真的做的很出色。他们是做娱乐式的汽车,我们 15 年前买的,但是我从来没有去过这家公司,一直交给他经营。有的时候会收到一些礼物等等。我了解这个业务挺多的,但是没有办法太多的理解,只是经营公司的人非常善于经营,而且他们喜欢我不去碍手碍脚。

我们现在有的体系是可行的,我们有很好的投资人,也有很好的经理人。但是我们需要花时间去找他们,去滋养、培育他们。比如说像 TTI 的经营者 Paul andrews,他真的是白手起家,一手把这个事业给打造了起来。而且他的数字,在他经营的那段时间里面扩大了八倍。他和他的员工,都非常享受这个工作,我们也是非常享受他们的收益。我每年年底也会给他打电话说,Paul 你做的真的是无与伦比,应该加薪。他说确实是分红,我们明年再谈分红,今年先继续工作。他真的喜欢他的公司,伯克希尔就需要这样的人,我也不需要在他的工作当中做过多的干涉,就放手让他去做。

有时候像这些的人不会反社会的形式去行事,我是很放心他的,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优秀经理人加入团队。当然我们的体量越来越大了,可能更难去做购买了。但是我们在几个领域还是着眼去看的。我现在觉得还是不断地去做一些回购等等,让我们的股东每年也能够有更多的回报,当然回购是针对价格敏感的。

查理・芒格:讲到一个公司如果变得非常庞大而无法管理的话,我们公司跟其他美国的企业是有所不同的,而且我们是一种用分散的方式落进行经营,分散到已经是非常庞大的一种分散的状况。我想这样子的经营方式,可以长期地进行运作的,只要运作的非常理想。这种完全不是中心统一制的方式,也就是分层运作的方式是非常好的。

如果说分散式的工作里面,文化不能够配合的话,那也是不能够运作的。我想我们的公司是完完全全呵护这样的概念的,格雷格先生应该了解这样的。

我们的文化以及工作的人员,有些人希望以后五年赚更多的钱,那可能没有办法继续运作。但是我们的文化是不同的,我们假设今天的文化能够继续支持下去,而且是进行长期操作。有一些帝国,有一些帝国是不是散的方式经营的?不一定的。

http://www.youripodmovies.com/caijing/464.html

1
3